“一切不幸都会过去的。”
ID=十九 随意称呼
鲁路修死忠粉 是个咸鱼
极度个人主义 极度滥情
近期沉迷康斯太勃尔
扩列戳q1500698408

人生最开心的事情 莫过于北极圈的太太产粮了呜呜呜
先炸为敬!!!!!!!!!
太太我爱你!!!!!!!!

哨兵

月影風迷:

我负责写开头,后续找@@十九 
简单粗暴哨向文,懒得起名,就这样吧

直升机还尚未停稳,膝丸就屈膝跳了下来,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的四周。
野草和树枝被螺旋桨的风吹的歪倒,几只小型动物惊慌地向远处跑去。
他来这片尚未开发的丛林是为了接回在这里执行任务的同事大包平,旁边随同他一起来的几位探员在直升机停稳后也先后走了下来。膝丸看了眼几个探员手里端着的自动步枪,就摇了摇头,按住他旁边探员的手腕。
“你们——”
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自丛林里传出的话语打断了。
“把枪放下。”那男人从丛林中钻出来,大声地对探员这样说道。
膝丸挑起一边眉毛,仔细地端详着这男人。
“大包平,”他说,“你怎么搞成这幅鬼样子?...

哨向

我流ooc
瞎几把扯
前文在@月影風迷 手上

“报告完毕了吗?”三日月冷不丁冒出一句话,打断了大包平的报告,引起了众人注意——当然惹得大包平不满,心里愤懑的骂着“这个死老头。”脸上自然是暴露着他的不满,三日月却如同没看见一般,低头不知道想着什么,丢下一句“我有事先走。”就转身离开了。大包平啧了一声,继续报告。
三日月的离开,让人不由自主的注意另一个人的缺席,毕竟他们两的位置是紧挨着的。小狐丸今天告假不来,三日月半途又是离席。莺丸看着大包平,不说话。
三日月离席之后,直接冲向了小狐丸的宿舍。三日月的突然来到让小狐丸有些惊讶,他刚刚出完任务,正在房里整理他的装备,他抬头看向三日月,红瞳微眯,“不是...

群里给的问卷xd

1.你的笔名是?说说笔名的来源吧
十九
来源是生日日期加一 大名其实是叫秦白安19是昵称xd
2.当写手多久了?
大概是两年 如果小学的那种玛丽苏算的话我也不知道多久了
3.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?
忘了…咸太久了
4.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?现在呢?
忘了…
现在的话 仅仅是记录一下自己的感受吧…
5.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?
玩阴阳师的时候…
6.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?
是某种排泄物
7.现在主要写同人/原创?
同人 原创是自己脑里爽爽的
8.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
没有固定的类型吧…一定要说是相爱相杀和青梅竹马两种
9.最爱的是哪一对cp/人,有为他们/他写过什么吗?
鲁路...

【荒天】理论家02

复健复健

大醉后三天,大天狗的意识再次复苏。并非一醉三日,只是身体不支持他直立行动,创伤还很深,没办法,他只好遵循医嘱,静养。
咚咚。门被敲响。
他动不了,声音也嘶哑,就随他去了。显然敲门的动作仿佛是仪式,那人敲完门就进来的模样并非礼貌。大天狗瞥了一眼,哦,还携带家属。
进来的是两个白发男子,面容相仿,眼角带着相似的红妆,都蓄着长发,怎么看也不是偶然。矮些的那个,红色点眉,面容清冷,将头发扎个低马尾,对他点头示意。而另一个笑意满满的,头发却随意的散开,看上去只是象征的理了理头发。两个人坐在病床旁边的陪坐的位置,妖狐左看右看,好不容易舒了口气。
“我和琴好不容易出来看看你,大天狗,你的模样可真狼狈啊。”笑...

【荒天】理论家 01

理论家 01
涉及cp 荒天 茨酒 狐琴 双龙 提及夜青 黑白
预计周更,如果我没有懒的话
未来paro 大设定
以上如果接受 下拉

大天狗睁开了眼睛。
没有数据解析,没有条件反射一般的分析,他才意识到:自己在做梦。梦到了记忆的尽头。
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梦,于是放任自己思绪沉沉浮浮,反正这些片段都会在睡醒后散开。
梦到的是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好像还梦到了苏醒时全身脱力,骨头被接上的疼痛的那种感觉。身临其境,有些糟糕。他尝试屈伸了一下双手,发觉左手无法活动,很痛,身上也是病号服,他反应过来这是病房。“粉碎性骨折,辛苦你了。”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,齐耳黑发,淡色红瞳,脸上淡抹,是樱花妖。在她一旁陪同桃花妖可...

© 秦白安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