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九

你生而为王
鲁路修死忠粉 是个咸鱼

【荒天】理论家 01

理论家 01
涉及cp 荒天 茨酒 狐琴 双龙 提及夜青 黑白
预计周更,如果我没有懒的话
未来paro 大设定
以上如果接受 下拉


大天狗睁开了眼睛。
没有数据解析,没有条件反射一般的分析,他才意识到:自己在做梦。梦到了记忆的尽头。
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梦,于是放任自己思绪沉沉浮浮,反正这些片段都会在睡醒后散开。
梦到的是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好像还梦到了苏醒时全身脱力,骨头被接上的疼痛的那种感觉。身临其境,有些糟糕。他尝试屈伸了一下双手,发觉左手无法活动,很痛,身上也是病号服,他反应过来这是病房。“粉碎性骨折,辛苦你了。”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,齐耳黑发,淡色红瞳,脸上淡抹,是樱花妖。在她一旁配同桃花妖可没有那么好买账,虽然桃花医术高明,性格却缺失温婉,尽填几分孩子气,她看着大天狗,语气稍有些冲的抱怨到“真是的,下次你大可试试再去鬼门关走一次。”看着点滴停了,她连忙换上新的一瓶。“幸好你身体重新改造过,不然依你的伤势我都就不回来。”
“辛苦你了。”他无言以对,只好感谢。事后从报告中了解到,他那次的行动非常鲁莽,毫无策略,虽然赢了,但是如同预计得了重伤之后他便没了意识,也记不清是谁将他回收至研究所,准确的说,他丢失了全部的记忆。所有的大天狗,都是从别人嘴里得出的结论。
善战,好强,不服输,性格有些强硬。第一批改造人中最成功的例案,强力的战略武器,但是机能也有不足的地方,例如骨头不经打,远攻胜过近战。易冲动则是性格的缺陷。
“……不要喝骨头汤,注意营养均衡,绝对不可以吸烟!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!”桃花以下犯上,很有分寸的用笔敲打了大天狗几下。
“好了,桃花,大天狗先生,医嘱桃花已经说了一遍,等会会有纸质稿给你,以及这段时间的注意事项已经发到你终端。注意静养,好好休息。”樱花很有礼貌,将手覆在桃花手上,对大天狗微笑,然后稍微有些强硬的拽着桃花去看下一个病人。
医生们离开,病房就充斥着战胜后的燥热,原本都是靠窗的战友们拥上来。酒吞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,有些担心但是因为胜利而笑着,茨木拿来了酒,递与酒吞一盏,旁若无人的对酌起来。——哦,他留了一小杯给大天狗,只不过杯子上面贴着桃花潦草但娟秀的字迹:烟酒绝对禁止!
于是大天狗还是看着他们喝酒。
坐在一旁的其他家伙像青坊主一类不会喝酒,某人则是不能喝酒,虽说病房里面充盈着酒气,其他几个能喝酒的也只是浅酌,大部分酒气都是俩童子制造的。
“不过…这次你们还是真险啊。”酒吞一饮而尽,使唤着茨木满上,呼出一口酒气,眼睛微眯,红发发散着,处于醉酒边缘,喝到劲头上,他脱了穿的黑色外套,只剩一件衬衫,上面沾了些酒渍,不过他不在意“听茨木那小子说,你们差一点就输了,要不是荒川那家伙……你差点就没法回来。”他顿了顿,看着与庆祝气氛不符的,穿的很正式的,背着站在窗边的西装革履的那人,挑了挑眉。“虽然你都不记得了,我觉得一句谢谢还是有必要的。”
那人闻言回头。是个梳着背头的成熟男人,明明只比自己大两岁,看上去却比自己成熟了不少,睫毛微颤,他看着酒吞,声音沉稳低沉“不用了。”
大天狗先一步打断他,从在床上斜躺着到了坐着,直视对方,非常郑重的说了一句谢谢。
荒川红色的眼瞳里意味不明,与大天狗的视线交错后就离开,脸微侧,表情莫名阴沉“不用,不用谢。”
大天狗不解,酒吞看着,一时语塞。
“茨木。”他唤着他最亲近的家伙。
“怎么了挚友。”
“再来一杯,我们灌醉荒川。”酒吞紫色的眼睛里闪着亮光,但是不醉。
茨木鎏金色的眼睛眨了眨,他扯开了黑色衬衫的第一个扣子,弄松了领带,意味不明,应和着酒吞,高举酒杯,提高音量“不醉不休!”
荒川无奈,只好离开窗边,走近众人,坐在大天狗床位旁最近的椅子,接过酒杯,高举,与众人碰杯。他笑了。
“为自己干杯。”



酩酊大醉归酩酊大醉,第二天醒过来该疼的还会疼。即使是酒吞,茨木这种年轻力盛的家伙,该有的后遗症还是会来到。没办法,只能忍。酒吞比茨木先醒,他揉了揉脖颈,套好衣服起床洗漱。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身上的红痕,他不由“啧”了一声,回头瞥了一眼还在睡的,似乎长不大的某人,暗骂一句“不知节制的家伙。”
茨木刚刚睡醒,看着酒吞——可是无辜的很。